【专访】提前结束比赛的非洲杯主裁:差点中暑而死上帝让我吹停比赛

2022年5月19日 by 没有评论

原标题:【专访】提前结束比赛的非洲杯主裁:差点中暑而死,上帝让我吹停比赛

北京时间1月12日晚,在突尼斯对阵马里的非洲杯小组赛中,当值裁判员扬尼·西卡兹韦(Janny Sikazwe)分别在比赛第85和89分钟时两次吹响终场哨,比赛在第二次终场哨后终止(尚未踢满90分钟),引发了巨大争议。赛后,非洲足协官方宣布,驳回突尼斯队的抗议,比赛结果为1:0,马里获胜。近期,西卡兹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当时差点因中暑命丧球场。

西卡兹韦把自己在场上中暑的原因归结为喀麦隆的热带气候:“当时天气太热了,湿度达到了85%。热身以后我就感觉身体出现了异样,我们一直在喝水,但感觉不到水有任何解渴的效果。但我们坚信作为球场上的士兵,我们要坚持战斗。”

整个下半场比赛共有2次VAR核查,1次补水暂停以及5次换人,原本预计将有至少5分钟的伤停补时,但比赛却在不到90分钟时被终止。对于下半场发生的状况,西卡兹韦解释道:“中暑后我开始感到迷惑,我听不到任何人说话,无法与裁判组其他成员交流,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出奇的热,甚至想把耳麦给扔掉。”

“当我开始能听到一些声音的时候,我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说“你已经结束了比赛”,我的大脑开始思索是谁让我吹停比赛的,也许当时在自言自语,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很幸运自己当时没有陷入昏迷,医生说我的身体无法冷却,当时离昏迷就差一点点了,一旦昏迷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比赛中断20分钟后,非洲杯赛事组织者要求双方队员将比赛踢完,由第四官员担任主裁执法(本场四官是来自安哥拉的埃尔德·德卡瓦略,三天前已作为裁判员执法过了埃塞俄比亚对阵佛得角的非洲杯小组赛第一轮的较量),但突尼斯队员并未返回场地,比赛随即终止,最终比分马里1:0获胜。

在这场比赛的第二天,西卡兹韦前往医院,接受了包括心脏、血液和身体机能在内的全套体检,体检结果均为正常。非洲足联主席以及赞比亚足协主席随后前往裁判员驻地酒店,探望了这位“差点命丧球场”的西卡兹韦。

1月18日,西卡兹韦便回到了非洲杯的赛场上,担任了加蓬对阵摩洛哥的VAR(视频助理裁判员)。小组赛结束后,西卡兹韦也结束了自己本次非洲杯的执法之旅。2月底,西卡兹韦将执法一场非洲足联俱乐部第二级别赛事的较量,以主裁的身份回归。由此可见,他并没有因为这次提前结束比赛的闹剧受到任何处罚。

扬尼·西卡兹韦:“我曾见过有人出国执法,最终躺在棺材里回来,我这次就相当接近这样的情况。我的家人,赞比亚的人民,你们很幸运,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你们讲话,我们要感谢上帝。你们说我上了头条,做出负面评价,那就随你们吧,我们把这当做祝福。”

扬尼·西卡兹韦,这名42岁的赞比亚裁判员,在非洲杯中出现这样的状况属实令人匪夷所思。西卡兹韦2007年成为国际级裁判员,曾执法过2016世俱杯决赛、2017非洲杯决赛以及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两场小组赛等国际大赛,是非洲足联最为重用的裁判员之一,也是卡塔尔世界杯入场券强有力的竞争者,西卡兹韦曾于2018年底涉及贪污腐败被非洲足联停哨两个月,不过随后便解除了嫌疑,得以解禁复出执法比赛。

经验如此丰富的裁判,为什么在热身完毕后已经察觉到身体异常的情况下不让第四官员代替执法?为什么不请双方球队的队医前来为自己治疗?为什么在85分钟已经中暑的情况下还不让第四官员将自己替换下场?为什么要选择直接吹响终场哨?

中暑、头晕、听不到其他人说话的情况下坚持执法比赛,你自己发扬了所谓的“战斗精神”,对于双方球队来说是不是一种不尊重?更何况西卡兹韦在第86分钟还将本应吃到黄牌的马里球员直接红牌罚下,尽管VAR介入并建议其自己到场边回看,西卡兹韦还是在回看后维持了原判,做出了这样一个不公正的判罚。这样的裁判员,如果最终跻身卡塔尔世界杯,是对其他裁判员的不尊重。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