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胜利与尴尬并存 非洲杯依旧是种奇妙的存在

2022年2月21日 by 没有评论

非洲杯落幕,当马内晒出他与奖杯同眠的床照;当塞内加尔万人空巷,无数民众涌上街头为他们的英雄庆贺之时,你应该已经再次感受到了足球的魔力。纵然这项大赛曾经受到诸多怀疑,但最终它还是为非洲大陆带来了一片欢愉。最后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冠军得主原本就是看上去最强的球队,而在其诞生的过程之中,其他队伍亦曾贡献不少惊喜。

如是?却也并非如此,本届大赛依然满是混乱,而非洲杯要想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更广泛的认可,光有球员们的努力表现仍然是远远不够的。

从竞技角度来看,最终决赛在塞内加尔和埃及队之间展开,这样的巅峰对决可以说早早就为大赛确立了一个足够美妙的句点。虽然120分钟的0比0从精彩程度上来说有些不足,但这毕竟是代表非洲足球最高水平的对决——两队的头牌马内和萨拉赫正是当下这块大陆的旗帜性人物,他们之中无论谁笑到最后,那都是一个值得称颂的故事。

结果是塞内加尔实现了首度捧杯的夙愿。他们结束了长达57年的等待,也有充足的理由享受这份荣耀。瞧瞧“特兰加雄狮”的首发阵容。马内绝不是孤独的,点球大战中立功的切尔西门神门迪也只是该队众多旅欧大腕之一。效力于巴黎圣日耳曼的中场格耶、后卫迪亚洛,同在英超踢球的萨尔、库亚特,还有意甲那不勒斯的后防支柱库利巴利以及拜仁右后卫布纳萨尔,这完全就是一支由欧洲顶级联赛球队选手组成的队伍。

不过新任非洲冠军也不只是由欧洲足球产业的出品简单拼接组装而成,用竞技网的评论来说:塞内加尔甚至踢出了欧洲杯意大利队的感觉,攻防转换迅速,整体协同性极高,夺冠实至名归。也正因如此,该队本土主帅阿利由西塞得到了很高的评价。20年前,西塞作为球员曾在非洲杯决赛中输给喀麦隆,20年后他却作为主帅在喀麦隆捧杯,命运真的非常奇妙。

除了强大的塞内加尔之外,我们也应该看到非洲足球的整体水平有了新的发展趋势,原本印象中的一些鱼腩球队也可以掀起风浪。就此前喀麦隆队长里格贝特宋曾称赞道:“我们看了不少非常棒的比赛,精彩的对决变多了。”此言不虚,例如加蓬2比2摩洛哥,科摩罗3比2加纳,还有埃及2比1摩洛哥和塞内加尔3比1布基纳法索等等,都被非洲媒体认为是本届大赛的经典。其中最值得一说的当然要数科摩罗,这个印度洋岛国此前国际足联排名从未进入过前125。但首次进入非洲杯正赛的他们却在小组赛末轮力克老牌劲旅加纳,杀进16强创造了本届大赛的一大冷门。

说到科摩罗,与他们相关的故事还远远不止成功扮演黑马这一项,其1/8决赛1比2负于东道主喀麦隆一战,可以说是浓缩了非洲杯的一切情感:兴奋、荒诞以及哀伤。此役科摩罗贡献了本届大赛也许最精彩的一球:中场姆尚贾马在35米开外轰出超远世界波,任意球直接破门让阿贾克斯门将奥纳纳猝不及防。但除此之外,这场比赛在没有开始之前就已注定了会非同寻常:由于两名门将因新冠阳性被隔离,剩下一人又受伤,没有守门员的科摩罗只能用左后卫哈德胡尔临时顶替首发位置;而开场哨响前不久,比赛地保罗比亚球场场外还发生了球迷踩踏事故,造成至少8人死亡。

值得一提的是,保罗比亚球场也是最终决赛的举办地。事实上在事故发生之后,它还承办过埃及对喀麦隆的半决赛,只有一场原定于此的1/4决赛被易址。就此英国报纸《i》的特派记者曾表示“感觉很古怪”,半决赛在此重开距离悲剧只过去了10天,他也没有在球场附近看到悼念逝者的活动或者任何纪念标志。

在本届大赛开幕之前,欧洲各国俱乐部以及媒体曾经非常担心非洲的疫情以及喀麦隆的安保状况,并一度以此为由希望非洲足联临时停办非洲杯。结果足联和喀麦隆方面顶住了压力,照常开幕并坚持到了最后,没有比赛因疫情问题被取消,传说中试图发动的反对派武装也没有搞出大动作。这可以算是胜利,但“胜利”在外界看来也很是奇怪甚至可笑,就像前面提到的左后卫首发当门将,这在国际大赛中实在是极其罕见。

关于“可笑”二字,此次非洲杯的荒诞之处则可谓是贯穿球场内外。在绿茵场上,赞比亚籍裁判西卡兹韦演绎出一场活久见的吹罚:在小组赛马里对突尼斯的比赛中第85分钟就吹哨宣布比赛结束,发觉不对劲重新开始后又于第89分钟第二次吹响终场哨。就此“官方流出”的非正式解释是“裁判中暑所以影响了判断”。不管是真是假,这倒是应了当初喀麦隆承办后非洲足联决定修改大赛时间的原因:这里天气太热所以无法在夏天开赛,原本从2019年开始定于6至7月进行的非洲杯也才又出了本届这个“特例”。

由于疫情,原本定于2021年年初的赛事改到了2022年,但看起来多一年的准备时间也并没有让非洲杯的东道主显得工作到位。一方面他们的场馆条件不佳。两场原本定在杜阿拉市贾波马球场进行的淘汰赛较量曾被临时改到了首都雅温得,尽管非洲足联没有做出官方的解释,但确实曾有球队抱怨前者的草皮。而在雅温得的两座场地中,用英国《卫报》特派记者的话来说:“最后几场比赛的草皮质量是肉眼可见的下降,而这对于非洲大陆最好的球员来说应该算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球场之外,本届非洲杯还贡献了诸多“笑点”,比如“技术人员”因主办方拖欠自己租金在新闻发布会前突然收走麦克风等设备,还有马拉维主帅的名句:“我肯定马内不会自己洗内裤。”由于麾下的球员只能自己动手洗衣服,驻扎的酒店还经常没有牛奶供应,这位来自罗马尼亚的主教练只能向记者控诉非洲杯对各支球队区别对待,小国根本没有得到尊敬。

不过既然非洲杯最终还是顺利结束了,那它就能算作是胜利的大会、成功的大会。君不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最后决赛也到场观战,并洋溢着笑容和获奖球员一一合影?但这最后的一幕仍有一段让人疑惑的插曲:在奖牌颁发结束之后,冠军奖杯曾被现场官员拿上主席台,塞内加尔队长库利巴利也被因凡蒂诺单独叫了上去。然后大家拍了一张似乎带有不少政治意味的照片:在国际足联主席的携手之下,喀麦隆总统把奖杯交给了冠军队长。但随后库利巴利并没有立刻摆出大力举起奖杯的pose,直到他走下看台回到队友之中。

这是塞内加尔人不买因凡蒂诺的账?有人如此解读,但也可能并非事实。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非洲杯是球员追寻荣耀展现自我的舞台,但同时也可能是政客的工具。两年之前,因凡蒂诺曾提出非洲杯应该从两年一届改为4年一届,但现在国际足联主席也在大力推广他的世界杯增办计划,而非洲各国正是他的“强有力支持者”。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